“十四五”時期如何構建美好社會

“十四五”時期如何構建美好社會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要求“十四五”期間要“改善人民生活品質,提高社會建設水平”,從而賦予了社會政策新的發展內涵和目標,將推動我國包容兜底性社會政策體系向全面發展性社會政策體系轉變。社會政策是關於人民福祉和社會發展的政策體系,我們應當積極構建全面發展性社會政策體系,為城鄉全體居民的美好生活賦能,推行社會質量發展範式,助力社會建設水平提升。

以人的發展為根本目標,構建全面發展性社會政策體系,為全體城鄉居民的美好生活賦能

發展性社會政策將增進整個人口的福利水平作為其根本目標,強調政府的各種資源投入,以及管理和協調作用。我國的經濟社會發展以人民福祉為中心,“十四五”及2035遠景期,也將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發展性社會政策體系的建構應時而出。

相對貧困將伴隨人類長期存在。“十四五”至2035時期,鞏固扶貧攻堅效果,為脆弱羣體賦能增權、提高其可行能力將是發展性社會政策的長期任務。根據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關於社會全面進步和人的全面發展理念,首先要設計好促進社會全面進步的社會發展政策,將鄉村振興戰略和更好推進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戰略平衡結合起來,以社會持續均衡發展不斷鞏固連片貧困治理成果。其次,相對貧困的治理,除了繼續發揮幹部下鄉為特徵的國家主導作用之外,包含文化、教育、信息等要素的複合技術治理結構與包含羣體動力、公益行動、志願服務在內的社會治理結構亟需引入。與此相關聯的社會政策創新,將有助於低收入羣體積極合作社會資本,實現內涵式發展。

健全“一老一小”福利政策和發展體系。當前,我國已經基本建構起相對完善的城鄉居民養老和服務體系。從世界範圍看,隨着老年人可行能力和社會參與水平弱化,健康狀況和收入也逐漸下降,簡單的維持收入和健康的養老政策顯得不足。我國新發展階段的養老政策既要回應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多層次性要求,更要回歸生命歷程和個人可行能力的基礎,在擴展可行能力政策(如延遲退休增加勞動參與)和福利養老政策(如發放退休金收入維持)之間求得新的平衡。在為“小”服務方面,需要着力打造中國特色兒童發展政策體系,助力包容性生育制度,全力降低人口再生產的家庭成本,如廣泛建立普惠性幼兒撫育系統、全面擴展義務教育年限,全面完善農村兒童福利工作體系,探索建立兒童發展賬户助力生命旅程等。到2035年,全面建立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相適應的兒童培育與成長的制度和政策體系。

加快以各項社會事業為基礎內容的高質量公共服務體系建構。我國的社會事業是由國家主導興辦、不區分特定對象的總體性公共服務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建設的重要基礎服務,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新的發展階段,要進一步推動各項社會事業加快改革,公共文化政策、全民科普政策、公共衞生政策、義務教育政策、高等教育政策都需要面向“人民生活品質”和全面現代化國家建設的目標進行新的整體設計。鑑於技術對社會發展和社會政策的賦能越來越顯著,為迎接數字經濟和數字社會的到來,要加強科普教育,實施提升全民科技素質的政策體系,幫助城鄉居民適應科技迭代帶來的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

以共同富裕為目標,推行社會質量發展範式的社會政策,助力社會建設水平提升和全面現代化國家建設

“共同富裕”是黨的十八大報告強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也是中共中央關於“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建議中反覆強調的我國社會政策頂層設計的指導思想。眾所周知,“共同富裕”來自於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

建構社會質量範式的社會政策當以促進政治引領下的經濟、教育、文化、人口等社會物質要素高質量發展,也要不斷促進社會發展的自主、自律、穩定和開放等價值規範的昇華。走進新時代以來,我國不斷推進和完善教育、就業、收入分配、社會保障、醫療衞生等各領域社會政策,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就業服務和社會保障體系,超過13億人從基本醫療保險制度中受益,10多億人為基本養老保險和其他各類養老保護體系所覆蓋,形成了政府、市場、社會和家庭合力推動民生保障和改善的新格局,為社會高質量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作為社會發展理論的新拓展,社會質量導向的社會政策體系建構首先需要有助於不斷提升人民美好生活的共同福祉。2020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將近一百萬億元,經濟發展持續向好,為改善人民美好生活的物質要素,提高社會建設水平提供了堅強的物質基礎。

“十四五”期間,我國的社會政策設計要致力於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以“均等化”抑制“兩極化”,以“專業化”制約“粗放化”,並以“五大體系”建設為重點、“四個全面”為導向,繼續創造提升人民美好生活的共同福祉和共同價值。要進一步健全法治社會建設,為人民共同富裕提供法制保障。要通過政策和規則建構,健全黨組織領導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城鄉基層治理體系,發揮羣團組織和社會組織等憲法保護的個人結社機制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形成政府治理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的社會質量範式發展秩序。要建構並完善擴展社會賦能的制度和政策體系,營造有利於促進共同富裕的社會團結。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面對開啓全面社會主義現代國家建設的新徵程,社會政策當以更嚴謹的科學性、更規範的合法性和更全面的協調性迴應發展的不平衡,助推美好、開放社會建設,更好保障人民羣眾平等參與、平等發展的各項社會權利,促進人民生活品質和社會發展更上新水平,更好詮釋中國共產黨執政為民的偉大理想情懷。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院長助理兼社會政策研究室主任 葛道順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後修改:
0